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边吧记

水边吧,随便吧:020-388996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乞日记(七) 不被理睬的自由  

2010-12-28 21:14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着四日无客了,会不会跟熟人朋友因我在募捐而不敢登门了呢哈?因此,我一定要利用一切途径说明:一,水边吧戏剧的社会资金,原则上不在水边吧里受捐现金;二,正如我在给黄勃回信中言明的“我不想给任何朋友造 

行乞日记(七)  不被理睬的自由

2010年12月20日     星期一

 

刚刚过去的昨晚,又在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摆乞,捐者仍不多,但得款共250元(二百五呢哈!加上了售出最后一张《0. o》碟款)。车资17元,二人方便面等食物饮料19元,戏票二人104元(hill捐时明确说是戏票钱,从这里支出,也算是对自己这两天的辛苦的犒劳),共支出140元。净收入110元。加上次余额,现总余额2025.5元。

在“后台”准备时,答应帮我派简历和照相(其实她把相机给了hill拍)的老朋友大妞坚决要捐100元,我坚辞未果,就说:那待会儿捐入“香油”箱内吧,我开玩笑说:“我们反对场外交易”。

水边吧酒友hill捐时说是戏票钱,我就把它理解为我当晚看戏是他请了。

伦伦本来已经被我带入场了,我上一趟厕所回来,却见他又要被人带出场,说也要票,我就又买了一张学生票。这里是我第一次遇到9岁孩子看戏也要买票的。这样也好,就当我以实际行动支持了别人的戏剧事业和戏剧事业本身。多一张戏票支持,就多一份信心和前途。全世界的戏剧家们都应该感谢我,我为他们从孩子9岁起就培养观众(货真价实的)了呢。

另外几十元分别为三四人所捐,箱内并有一元和五角零钞若干。

贤内知音购《0. o》碟,这是我所能售的最后一张了。

昨天记漏另外2张碟的售出,分别为林春园小姐和汪晶晶小姐,她们俩凑巧是我新近演出的林春园作品《住在砖墙里的作家》里的合作者,二人却在不约而同在不同时间和不同地点向我购买了碟。

 

前天有人报告说广东现代舞团知道了我要去他们的地头行乞的事。我说:我的行乞是公开的,一直高调,又不是隐秘行动,知道了才正常。然后他说:现代舞团的人表示,只要我不影响到演出和观众,要他们的人不干涉我。我说:我当然不会影响到演出和观众,我也是做戏人,做戏人对别的做戏人忙着表示敬重还来不及呢。

对比此前我在广州话剧团被赶来赶去、最后并被剧团花钱请来安保人员对阵的遭遇比起来,在广东现代舞团这可是一种最好的礼遇呢(我认为,在中国,不被理睬的自由,就是一种礼遇,起码是一种尊重吧)。

我因此感慨:这两个国营文艺单位,毕竟一个是标榜做现代(虽然现在是后现代了哈)艺术的,另一个是搞传统话剧的老古董。前者心态显然比后者开放有自由感嘛,后者嘛,唉,不说也罢,让我们大家都为他们可怜吧。

 

昨晚回来的路上,突然想起,首乞遭遇安保时,我何不大声喊出《蹲》的若干台词?比如:我只是像一只无害的、快灭绝的青蛙一样蹲着,可他们却看成了一个危险动作!若果,那就更有“社会表演”概念之意趣了。

 

这次在蹲的过程中,我决定了今后的蹲乞,在规定的时间内,要一直保持蹲姿,不得起身休息,即使蹲得双腿发麻,要体验到身体反应的真实性。这种感受,以及视频,或许可以用到新版的《蹲》里去。

 

其实我跟广东现代舞团有着深刻渊源的:它举办的1996年和1998年的两届现代表演艺术节,直接催生了水边吧戏剧,是它激发了我专门建个酒吧做戏玩玩的念头,且它的两名参加者还直接成了我水边吧处女作《档案广州》的合作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