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边吧记

水边吧,随便吧:020-388996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乞日记(六) 蹲着就是我的工作  

2010-12-19 16:16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行乞日记(六)   蹲着就是我的工作

2010年12月19日  星期日  晴

 

昨晚在广东现代舞团小剧场行乞,共收入25元——卖出08年上海演出《0.o》录像碟一张20元(由乱帮翻录作为赞助),购碟者又捐5元入箱。

昨晚我们的队伍较庞大,我带着穗、帅、伦和从韶关来广州费了老大劲找到水边吧的林志远,去行乞点买到演出门票后,尚有时间去购买食物,然后回行乞点进食,和黑格会合。故支出大了,计有车资34元,食物饮料约20元,共54元。

收入和支出相抵,昨晚乞讨成绩为-29元,加上上次余额1940.50元,现共余额1911.5元。

 

 昨晚我先拿到2张演出门票(是香港好像是叫前进进进什么的剧团的《《哈姆雷特B——我不是哈姆雷特》》,好奇怪的名字哦,票原价80元,折后68元),原定黑格和我带孩子看,结果,票房说穗太小不能进场,我就决定黑格和林志远各带一名孩子看。最后进去的却只有林志远和帅,守门者说今天情况特别,观众爆满,不能免费带孩子入场,孩子入场也需门票。演出开场好久后,等黑格走了,我才突然想起问票房还有票否,票房说还有的。我因此后悔死了,因为今天的最后一场黑格没时间看。

 

我摆出行乞行头后,略有围观者,林志远小姐则帮我散发我的简历。最后买一张碟和捐5元者,是一名较年长男士(头发花白)和一名较年轻女性。后来演出结束前十分钟,该男士出来剧场门,我奇怪故问,他说等一下要做主持,出来作准备。

 

我刚摆出摊,伦读了读乞讨书的标题,就蹲在我身旁泪满流面(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,事先没跟伦打招呼和说明),说:叔叔,你别这样了啦,别这样了啦。我说:你觉得丢脸了是吧?其实不是的,我说,伦,只要我们认真做一件事情,不偷不抢,不伤害别人,不强迫别人,就都有我们的自由,也会受到尊重,就跟别人一样,就跟别人都是平等的。伦,一个人无论是什么身份,都是平等,你将来做了全宇宙的大老板(这是这几天伦一直在说的他的理想),你也要觉得自己跟在街上要饭的人是平等的,并且你要帮助他们。

 

在休息室等戏散场时,伦继续跟我讨论问题。他提了很多问题,我还记得最前的三条问题。

伦:叔叔,是演戏对你更重要,还是妹妹对你更重要?

我:当然,是妹妹更重要,因为妹妹是人,什么东西都没有人更重要,所以你也很重要。

伦:那做戏更重要还是你更重要?

我:我的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做戏,做戏就是我的人生,所以,做戏和我一样重要。

伦:如果让你选,一个是5年赚钱的工作,一个是演5个花钱的戏,你选哪一个?

我:演戏就是我的工作呀。这样蹲着讨钱就是我的工作(《蹲》原台词:蹲着就是我的工作)。对我来说,工作和演戏两件事是一样的。

伦最后在剧场门外玩沙子时,又重申并详细描述了他的梦想: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开心,不吵架,全世界和平,我做宇宙大老板,帮大家实现愿望(他的原话好像比我记得、在这里记下的要精彩)。

 

演出结束后,我送广东现代舞团的刘琦女士(原来我知道她做艺术总监的,现在不知她何职)和我的老朋友白岚女士碟各一。

 

林志远小姐是看到报道后,专程从韶关赶来看我一眼的。她在韶关学院读一年级,专业日语,不到20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