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边吧记

水边吧,随便吧:020-38899695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闪示教育辨析,兼我的闪卡史  

2009-11-23 23:23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在我女儿江南穗在2008年10月28日出生前及出生后半年,我们夫妻相隔千里、生计忙碌、生活动荡,女儿出世那几天,我都无法赶到她母亲身边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她渡过难关(生产过程持续约三个小时,阿弥陀佛,顺产)。直到女儿出生后的十来天我见她第三面,我都持将来对小女的养育“顺其自然”的观点,这固然因为现实的无奈,其实也是我内心的真情实意,因为我向来“崇尚自然”嘛。后来一切都改变了,我突然决定结束我们所谓的现实,一切重新开始。半年后,现实被改变了,我们一家人分别从各地回到了广州,能够和已上小学一年级的帅团聚。得知帅的语文成绩全班倒数第一、教材上的英语一个字都不会说不会听不会念时,我庆幸我的决断是多么英明。

感谢我的两名学生,是他们令我知道了蒙台梭利这个名字。先是在台州,已有两个孩子的林建勇提起这名教育家,并且说他的同学、我的另一名学生周汉民在上海经营蒙台梭利教育。然后在上海,我见到了周汉民,他说他的新爱婴是中国蒙式教育的领导品牌,而他的另一句话则真正打动了我,该语大意是:世界是由推动摇蓝的手推动的。孩子是未来,是一句儿熟能详的说辞,而那时,我却感到是多么的新鲜和沉重。

在如饥似渴地学习蒙氏理论和方法的过程中,我一方面深为该理论和方法感佩和折服,另方面觉得,虽然蒙氏的教育理念和原则可以指导整个儿童教育尤其早教过程,但其具体方法,更具体地说,其教具的应用,要对二岁左右甚至以上的儿童才适合。那么,对刚出生的婴儿,我们能做些什么呢?

这时,杜曼的闪示法适时地进入了我的视野。拜互联网之赐,我们得以很方便全面了解其方法、效果及理论基础。那么多的视频,包括中央电视和别的电视节目内容的视频,向我们提供了不得不令人信服的事实。

我们是从孩子三个多岁大时开始闪示教育的,但有过不少周折和浪费,因为一是一开始没有完全依照教材进行练习,且对教材上强调的原则和方法没有真正领会,贯彻得不够好,二是我们的生活仍处动荡中,使得“早教”难以具备一个象蒙台梭利教育中具基本和关键的要素——“有准备的环境”。在孩子约七个月大、基本认完100张点卡和会加法以后,困难期就如教材明示的那样来临了,此后几乎近半年反反复复,有时一停一个多月,重新开始没几天,又得停下来。直到孩子快满周岁时,才基本恢复了正常的日常学习。现在孩子的进度已经到达了三则混合运算。

闪示教法的好处是,只要家长有心和得法,每次只花几秒钟时间,每天才一二分钟,这是无论哪个家庭都是可以做到的,基本不会对别的方面的学习和活动造成什么“排挤”和负担。难的是家长的坚持和得法,在认识上的毫不动摇(事实上,我们动摇过,但终未放弃)。

 

在进行闪示教育实践中,我也看到不少对杜曼闪卡闪示教育法的质疑,具严厉的莫过于人类右脑是动物脑、右脑思维是动物性的低级思维、闪卡教育有可能制造精神病的危言耸听。但细看所有的质疑,没有一点田野调查、实验和事实举证的影子,包括有人在博客上所举的美国儿科权威机构对杜曼paterning学习法的批评。倒是闪示教育有效论这一边有很多视频在网络上。且央视科教频道的状元360节目有一期做的幼教内容中,就有进行闪示教育的育婴师,可见,闪示教育已然职业化,而能上央视状元赛的这些人,估计不会来自很一般的幼教机构,这从侧面说明,闪示教育说不定已经是某些科班幼教专业的课程。

以下针对对闪示教育的一些基本质疑,我以自己的思考推理(跟反方一样毫有实验和事实基础)进行辨析:

1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既然婴儿的右脑照相式快速认知和记忆能力,尤其其模型学习(即隐性学习)能力,天生具备,就说明了它是有用的。婴儿与生俱来的那些器官和能力,除了极个别的如盲肠,无一无用。应用开发它才是正道。如果事实真如杜曼所说那样,这个能力如果不从小加以练习,会在二岁以后渐渐消失,是否可以理解为:正如我们的眼睛,如果一出生就被关闭在黑暗中,不被练习,二岁后会否也渐盲了呢?

2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到一岁的婴儿学会运算,多数人当然觉得不可信。其实道理很简单:婴儿在二岁左右会学习至少一门语言,成人没有教它语言规则,没有教它一点语义、语用和语法,但婴儿听多了,会在内心自然形成模型,它以这些模型不断造出它没有听到过的新句子。而数学比起语言来,规则要单纯、简洁、无例外得多,更利于这种隐性模型学习法。

3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婴儿虽然会运算,但它懂吗?婴儿有抽象的概念吗?我不知道。或许不懂。或许没有。依我的理解,点卡是从具象和抽象之间入手。闪示法不从数字开始,数字真是太抽象的概念,婴儿一开始无法理解。它也不从数具体物的数量始。而是第一步就切入点的数量及其运算。有人说即使婴儿学会了点的运算,它会数具体的苹果或梨子吗?会吗不会吗?我想从点到具体物的数量,那太简单了,一幅苹果的画,先在每个苹果的图象上盖以一个点就可以了,拿掉点后,我想婴儿会知道苹果和点之间的关系,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,怎会那么快以点习得运算呢?从点到数字的运算也很简单。只要会了点的运算,婴儿对算式已经耳熟能详了(到点的运算的学习后期,婴儿可以不借助点卡看算式,只需听算式,即可选择正确的点卡答案),那么,当用数卡从数字符号开始把点卡学过的内容重复一遍(从一到一百,再从加法到五则混合运算,再到数的大小,再到数的序列)学习,因为是早已听熟了,只学习数字符号代表的分别是什么就可以了。

4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说字卡。婴儿学会认那么多不知其义的字有意思吗?或许没有。或许婴儿的记忆力这样训练也毫无意义。但有人说先让这些材料存入电脑,将来再编程,材料越充足,将来编出的程序越强大。我要说的是,带婴儿到街上,让它认汽车有意义吗?让它认树有意义吗?它除了看见车的外形颜色和会跑外,知道它能装人走及其它很多性能吗?它能知道树的生长及其原理及树所象征的一切吗?显然不知,正如它一开始只认得那些字不知字义一样。对物的认识有个逐渐深化拓宽的过程,对字的认识也一样,先从字形和读音开始,总有一天会知道字义,并知道一个字所代表的更多的意义。

5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百科图卡的认知,就更无需辨论了。反方的一个理由是:认得那些八辈子用不着的国旗有意思吗?八辈子用不着的知识多得很,不光国旗,那些知识都不必学甚至取消?况且,在每天只花一二分钟就能吸收那么多知识的阶段,即使八辈子用不着,快速增长知识,何乐而不为?更况且,百科卡的运用,我以为更重要的不在知识上,而在于图象对婴儿视觉的训练上。

6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, 质疑闪示教育者的另一个观点是,在做闪示教育的儿童似乎只做闪示不及其余。这只能说明那样想的人脑袋有问题,或者这样的论法几近无赖。事实是,闪示教育所费每天只一二几分钟,根本不构成对其它活动的排挤或冲击。我本人就极提倡儿童要多有户外活动,多有亲子交流,多有对生动世界和人物的接触......

 

    且说这么多。我不敢说经过闪示练习的孩子将来会怎么样,且一个人的成长,不可能由单一的一个闪卡决定,产生影响的因素还有很多很多,我们都无法预料。但至少,闪卡的教学是有即时效果的,它的神奇性,会给人带来惊叹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